佛法传播--觉海慈航-走进佛学宝库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首页        梵音研究        经典下载        每日静思语        弘法照片
  当前位置: 主页 > 佛教艺术 > 书画 > 正文  

中国书法家余好建沐手恭书天台山慈恩寺《白玉大藏》经文系列

时间:2013-03-30 10:32来源: 余好建博客责任编辑: admin点击:
字体:最大 最小 颜色: 绿

 













 
 
 
中国天台山是佛教中国化第一大宗的发祥地,天台山慈恩寺更是以康熙皇帝曾驻跸于此的千年名刹及“世界人工古洞之最”而闻名世界。由天台山慈恩寺方丈、国际佛法传播中心秘书长、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智渡法师发起,由中国书坛泰斗、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美院教授刘江先生和国家文化部中国文化促进会书画委委员余好建先生等海内外诸多书家国手联袂手书,由中国具备传法资格的佛门法师、著名学者以及华语高僧共同参与编审的慈恩寺《大藏经》玉版书刻,由数十万块无价之缅甸白玉板雕刻而成,体现出中华之尊典籍《大藏经》的至尊价值,将存放于“世界之最”之慈恩寺“天台洞窟”之中。这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工程,更是弘扬佛教文化、推动中国书法的骇世之举,必将成为国宝级的文化艺术精品。
    
    余好建书法简历
 
■ 国家人事部中国书画人才资格审定委员会授予“中国书画人才艺术奖”
■ 国家文化部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书画艺术委员会委员
■ 中国书法艺术家协会理事
■ 中国现代青年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
■ 杭州市引进人才、杭州第一位入选电脑书法字库
■ “杭州祈福2013”十佳幸福使者(杭州书坛唯一代表)
■ 中国天台山慈恩寺白玉雕刻版《大藏经》特邀抄经国手
■ 为佛教正道寺、六保禅寺及道教二王殿等题写大殿金匾
■ 拟候任中国国家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余好建,出生于1974年12月,杭州市拱墅区人,祖籍千岛湖窄坑。书法艺术深造于中国美院,致力于将书法与禅缘的境界珠联璧合。
余好建书法作品二十余次荣获全国书法大赛奖,作品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北京民族文化宫、五台山展出,被国家人事部中国书画人才资格审定委员会评为中国书画人才审评交流二等奖。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画艺术百科全书》、《中国书画艺术精品大典》、《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中华当代文化精粹博览会优秀作品集》、《中国书法作品精粹》、《中国国际书画篆刻家年鉴(书法卷)》。曾与时任西泠印社副社长、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主席的郭仲选先生、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美院教授刘江先生的墨宝一并入选出版《中华书画名人作品选》。
国家人事部中国书画人才研修中心和人民日报社新闻培训中心,共同邀请参加全国书画艺术创作研讨会。我国最高的中央级艺术研究机构——国家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邀请参加中国文化艺术书画高级研修会。
中国第一款形象招牌体字库《余好建中国形象招牌体毛笔电脑字库》将于2013年8月问世。已公开发行的《余好建行艺体硬笔电脑字库》广为社会所用,获得中国最大字库网站“找字网”热门推荐。
2012年12月31日,由杭州市委宣传部文明办、杭州市文广集团、共青团杭州市委等联合主办的《美丽杭州﹒祈福2013》大型跨年祈福活动隆重举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翁卫军宣开幕。作为杭州书法领域的唯一代表(“福”字手迹被石刻于杭州西溪湿地),在净慈寺钟楼敲响新年钟声,并以行书作品《美丽杭州,祈福好运》,在电视和网络现场直播中向全市人民祝贺新年。
曾就职于《中国改革报》驻浙江省政府记者站、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策划发表有大量报道。曾以中央级综合经济大报——《经济消息报》特约记者身份,专访原浙江省省长柴松岳。
【为以下单位或领导题字(部分)】
为浙江省有关领导、省市局有关领导题写作品
为《浙江日报·世纪特刊》(2000年1月1日)题字《共祝开元盛世》
为杭州市拱墅区城市形象片题写片名《相约运河,喝彩拱墅》
为安徽肥东银行挂历封面题字《厚德载福,长乐无极》
为振石控股集团题写片名《传奇振石》
为中天控股集团题写片名《中天之歌》、《中天英雄》、《中天家园》
为杭氧集团题写片名《让杭氧成为中国骄傲》
为浙江新化化工题写片名《大器天成》
为浙江致恬装饰题写《设计之道》
为昌海石材题字《天下第一石》
为哥山数码科技题字《四海高鹏亲如哥,一诺千金重似山》
为千岛湖题字《千岛湖上湖,窄坑农家乐》、《乌龙山庄》
千岛湖《余好建书法暨中国名家书法石刻文化园》已在规划中......


【书法与宗教】
    于2013年2月19日,虔诚探望了德高望重(96岁)的灵隐中印寺住持定兴大师。
于2013年2月23日,书法真迹(隶书《佛》、行书《缘》、行书《正道寺》、行书《净土禅宗》、行书《妙顺厚德,佛光普照》)永藏千年古刹德清正道寺,并敬书新大殿正门头匾额《圆通宝殿》、《普渡众生》。
于2013年2月25日,书法真迹(行书《佛缘》)永藏隋代皇家寺院天台国清寺。
于2013年3月3日,书法真迹(隶书《灵气陶然》、大楷《弘法》、行书《洞天佛国颂》)永藏天台山慈恩寺。与国际佛法传播中心秘书长、台山慈恩寺方丈、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智渡法师品茗鉴字,应邀手书白玉雕刻版《大藏经》。
中国天台山是佛教中国化第一大宗的发祥地,天台山慈恩寺更是以康熙皇帝曾驻跸于此的千年名刹及“世界人工古洞之最”而闻名世界。由天台山慈恩寺方丈、国际佛法传播中心秘书长、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智渡法师发起,由中国书坛泰斗、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美院教授刘江先生和国家文化部中国文化促进会书画委委员、国家级书法家余好建先生等海内外诸多书家国手联袂手书,由中国具备传法资格的佛门法师、著名学者以及华语高僧共同参与编审的慈恩寺《大藏经》玉版书刻,由56.5万多块无价之缅甸白玉板雕刻而成,体现出中华之尊典籍《大藏经》的至尊价值,将存放于“世界之最”之慈恩寺“天台洞窟”之中。这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工程,更是弘扬佛教文化、推动中国书法的骇世之举,必将成为国宝级的文化艺术精品。
     于2013年3月7日,书法真迹永藏六保禅寺(行书《慧光普照》)、皇觉寺(行书《弘法》)、大佛寺(楷书《修法》),南宋道教名胜二王殿(行书《道》、行书《吟风》)。并应邀将为六保禅寺、二王殿题写大殿金匾。   
     于2013年3月9日,书法真迹永藏古山禅寺(行书《静》、《静观》)、云岫禅寺(行书《禅心》)和南宋道教名胜烟霞观(行书《润心》)。
     于2013年3月12日,书法真迹永藏仁馀寺(行书《师心》),并为永泉寺大雄宝殿上梁法会题字(隶书《大德》)。
 
  
附件——
      《佛說頼吒和羅所問德光太子經》
西晉三藏法師  竺法護   
聞如是一時佛在王舍城靈鳥頂山與大比丘衆千二百五十菩薩五百人俱
爾時賢者頼吒和羅止頓舍衞國盡夏三月更新具衣鉢著其被服與百新學比丘俱所作已辦共遊諸國往詣王舍大城靈鳥頂山
       於是賢者頼吒和羅行到佛所稽首佛足却住一面頼吒和羅問世尊言菩薩大士奉行何等得一切竒特功德之法致無動畏之慧超異之智發遣辯才光明徹照入一切智教授衆生令得解脫斷於狐疑以善權方便示衆一切智言行相應所問諸佛常以巧便得諸佛意一切所聞法皆能受持疾逮一切智爾時賢者頼吒和羅以偈讚歎問佛而說頌曰
       云何菩薩滿所願 何謂所作而審諦 具足智慧功德願 今人中尊解說是 紫磨金色妙身體 爲人中尊積上德 救濟擁護於衆生 願佛解說無上行 爲如何得無盡智 無量緫持上佛道 云何致得平等行 解決衆人之狐疑 無數億劫樂生死 其意終不有穢猒 己見無數勤苦人 善權教授令開解 淨其佛國眷屬具 光明壽命衆亦爾 一切所云爲寂寞 惟願世尊說上行 降魔官屬斷諸見 脫於愛欲度想行 云何講說經法義 願佛解說諸實行 端正殊好辯才足 爲衆人說柔輭音 飽滿世間如時雨 願佛解說諸覺行 所說微妙如羯陵 梵聲無疑明慧音 衆會渴仰於經法 便以甘露飽一切 若有欲學尊佛道 當勤精進志法行 如來所講悉平等 惟願法王以時說 我欲聽說正眞道 佛天中天知我意 今我不敢擾世尊 惟願善說無上行 
佛告頼吒和羅善哉善哉能問如來如此之義多所哀念多所安隱愍傷諸天及世間人乃爲當來諸菩薩施令得護行頼吒和羅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爲汝說頼吒和羅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有四事法得清淨行何等爲四一者行平等心而無諛諂二者等心於一切三者解了空行四者如口所言身行亦爾是爲四事法菩薩疾得清淨行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復有四事法得安隱勸進何等爲四一者得緫持二者得善知識三者得法忍四者於戒清淨所行平等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復有四事法入於塵勞歡悅生死法何等爲四一者菩薩示現佛身入於生死勸諸起滅者令得喜悅法二者爲說柔順之法三者所有無所愛惜四者得不起法忍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復有四事法無所愛著何等爲四一者菩薩不當著家居舍宅二者出家菩薩不當貪財利三者菩薩不求諸功德報四者菩薩不當惜身命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復有四事法於法無猒足何等爲四一者於戒無所缺減二者習閑居野處三者奉四賢聖之行四者得博聞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有四事法而得無念普有所入何等爲四一者令生善處常值佛世二者聽受尊長教而無諛諂三者樂受教命其心不著財利四者得辯才入深法要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有四事法得清淨行何等爲四一者爲菩薩行無傷害意於人二者棄捐諛諂衆邪之行樂在閑居三者一切所有施而不惜不望其報四者晝夜常志求法見說法者不求其短是爲四事法菩薩摩訶薩得清淨行
佛爾時說偈言
        其心不著塵垢法 即便無有惡瑕穢 志意不猒教論議 則能令致無上道 雖遇不賢常一心 普入邪行惡道本 出家學道無所惜 在於山間欲解脫 閑居寂寞無所起 其心不著財利色 捐棄軀體不惜命 行如師子無所畏 心得歡悅知猒足 譬如飛鳥無所畏 一切世間無有常 志求佛道大慧行 常樂獨處譬如犀 無所恐畏如師子 心不怖懅無麤志 若得供養無增損 捐去邪語及惡見 智了大行志解道 我爲世間一切護 意爲善權無放逸 意善持戒爲衆導 心不亂著諸恩愛 謹順正行如救火 常求世尊上妙行 已脫於空無有相 種種具足審寂寞 所住靜然智慧明 得甘露味當歡悅 假使得佛覺道意 常爲清淨無疑難 緫持辯才其心一 忍一切苦不想得 若有菩薩聞是行 欲求佛道當歡喜 常志精進離懈怠 了穢無知意不害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有四事法爲自墮落何等爲四一者菩薩憍慢而不恭敬爲自墮落二者菩薩作無反復習於諛諂爲自墮落三者菩薩求於供養貪利爲自墮落四者菩薩佞諂邪行求於供養爲自墮落是爲四事法菩薩爲自墮落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復有四事法而墮邪壍何等爲四一者懈怠爲墮壍法二者無淨信三者起想四者見得供養者有嫉妬心是爲菩薩四事墮邪壍法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不當習四事法何等爲四一者菩薩不當與諸邪見人相習二者菩薩不當與誹謗正法之人相習行三者菩薩不當與惡知識相習四者菩薩不當與貪衣食人相習是爲四事法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有四事法得苦痛之罪何等爲四一者以智慧自貢髙懷憎嫉意二者心不歡悅無清淨行三者不能忍辱但欲貪他人財物四者謂有我人著法是爲四事法菩薩得苦痛之罪
佛告頼吒和羅菩薩復有四事縛何等爲四一者菩薩喜輕慢於人是爲自縛二者菩薩行世間巧便起賈作治生想是爲自縛三者菩薩意不受法慧爲放逸行是爲自縛四者菩薩縛意住種姓是爲自縛是爲四事
佛告頼吒和羅後當來世學菩薩道者當有是諸瑕穢無行人當供養諸無行者諛諂人當供養諸諛諂者有無智人供養諸無智者貪求衣食無有直心嫉妬種姓諛諂懷邪無質朴心欺諸尊長及諸家室用供養故還相誹謗意貪財利入諸郡國不念說法以聞解人亦無善權於衆人無智慧意自以爲智見他人智慧爲善師便輕慢之設有無行者爲破壞之器還相求長短捨精進行爲無智懈怠不多念智慧還相壞法別離衆會共結怨害轉共諍闘謂他無行我承法教不奉禁戒不欲聞法不行精進生於貧窶之中在窮厄家行作沙門但憂求財利其所在處不能得安何況亂志一心雖行佛功德續貪著家室之利自謂我爲沙門也佛言我不謂是輩之人爲行菩薩法如是等人百千劫中不能得柔順法忍何況欲得佛慧正覺之行
佛言頼吒和羅我不但謂是輩之人墮三道壍亦復當墮八惡之處何等爲八一者生邊地二者墮貧窮家三者所生之處面目醜惡四者生邪惡不善之家五者生與惡知識會六者多疾病七者所生處壽命短八者橫死是爲菩薩八惡事墮於邪壍所以者何頼吒和羅我不以口言作願以爲菩薩不以偽亂之人爲清淨行不以諛諂爲菩薩行不以貪著衣食爲供養佛不謂貢髙者爲清淨智慧不以自見慧行爲斷疑垢我不謂嫉妬者有清淨意不謂多貪求者而得緫持我不謂不見誠諦之德而有罣礙當得生善處不謂貪種姓著色者當得清淨身我不謂想行者當得佛定意我不謂非至誠行者當得清淨也我不謂憍慢者當得淨潔意我不謂非知猒足者當好法也我不謂貪身命者爲志求法
佛言頼吒和羅我不怨責外六師也責此輩愚癡之人劇於外六師所以者何所言各異所行不同爲欺諸天及世間人佛於是說偈言
無智憒亂爲放逸 輕慢無敬多貪求 與塵垢會起欲想 是輩之人去道遠 貪求供養懈怠增 以無精進失淨信 便壞淨行亡正戒 犯禁法者失善道 生於貧家作沙門 在窮厄中求供養 譬如有人無寳物 從他責望求財產 貪供養故在閑居 在於彼住欲自達 得神通智辯才具 棄捐家室受所有 不見道徑隨亂行 生於貧窮卑賤家 在醜惡中無力勢 墮於貢髙愚癡地 作卑賤者無名德 意貪財利爲放逸 後即生於大惡處 億劫之中無善跡 假使於道無貪利 諸天人民悉得佛 隨嵐之風不動人 用供養故不自成 無有功德仰於人 無精進意失善行 爲壞亂教不承法 不能逮得慧道意 以至誠利致佛法 終不失行如道意 志願甚堅常清淨 所奉如應則爲道 我求佛故無所惜 及施身命索經法 是輩捨法不精進 已於道法失句義 有大燈明無能見 我本求索善義說 適聞所教即奉行 斷絕一切諸愛欲 已聞種種佛法教 不能究竟一法句 非法行者何得道 譬如示盲之道徑
佛告頼吒和羅乃往過世無央數劫長遠不可計無量不可思議爾時有佛號吉義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在世間教授佛天中天時有國王名頞眞無
佛言頼吒和羅其頞眞無國王典主閻浮利天下廣長六十四萬里時閻浮利有二萬大城有億千家其王頞眞無有大城名寳照明王所治處其城長四百八十里廣二百八十里以七寳爲城南北出有八道所作審諦具足爾時人壽十億那術歳
佛告頼吒和羅其王頞眞無有子名曰德光端正姝好威神妙絕初始生時自然有千藏出皆有七寳一一藏中自然有諸國王寳其七寳髙八丈德光適生一切閻浮利人皆大歡喜拘閉牢獄皆得解脫其德光太子適生七日之中無智不愽道俗悉具
佛語頼吒和羅於時淨居諸天中夜時來到德光太子所語之言太子不當爲放逸之行於是德光太子從彼以來具足萬歳之中初不睡卧亦不調戲初不歌儛未曾作樂亦不行來不出遊觀未曾貪身亦不念歌儛妓樂不貪財利不念家居不著郡國亦無所求一切所有無所愛惜而立一心常在獨處以寂諸難得意少有無生不死者身命不可保不相敬重天下恩愛會當別離無有作導師者亂法犯罪憂怖恐懼凡夫之士不知猒足以愚癡力常喜諍闘我今者爲墮無行之中我欲默然無爲彼時太子獨處閑居無放逸意遠諸愛欲爲等心行
佛語頼吒和羅時王頞眞無他域之中有一大城名樂施財爲德光太子造南北行有八重八百交道以七寳爲城其城七重以七寳爲帳皆以白珠瓔珞之一切諸欄楯間有八萬寳柱一切諸寳柱各有六萬寳繩互相交繫一切諸寳繩各有千四百億帶係若有風吹展轉相掁出百千妓樂之音聲一切諸欄楯前各有五百婇女善鼓音樂皆工歌儛得第一妓所作具足能歡悅一切天下諸國人王以是供給德光太子王告諸婇女曰汝等捨諸因緣晝夜作諸妓樂以樂太子令可其意無得使見不善之事一切欄楯邊置諸施具飢者與飯渴者與漿欲得車馬者與之欲得衣服華香坐具舍宅燈火隨其所求供養具金銀明月珠瑠璃水精象馬一切諸七寳瓔珞以給天下其城中央爲德光太子作七寳宮殿八重交露彼一講堂上有四億牀座以給太子城中有園觀生華樹寳樹其樹常生悉徧覆蓋
佛語頼吒和羅其園觀中央有七寳浴池以四寳金銀水精瑠璃爲欄楯中有八百師子之頭其水由中入浴池其浴池中復有八百師子頭池水從中流出池中常生四種華青蓮華紅蓮華白蓮華黃蓮華周帀有寳樹其樹皆華實其浴池邊復有八百莊飾寳樹一切諸寳樹間各復有十二寳樹各以八十八寳繩轉相連結風起吹樹轉相撓槩出百千種音聲諸浴池上皆有七寳交露帳德光太子在其中浴
其講堂上有四十億七寳牀座各敷五百坐具其中央敷一大七寳座敷八十億妙衣以爲坐具座髙五丈六尺德光太子在其上坐一切諸牀座下各有香爐晝夜三友火燒蜜香布諸好華以寳覆蓋垂金色蓮華殿上有明月珠帳垂八萬明月珠出其光明普有所照一切諸樹上皆懸諸旛蓋一切諸園觀中各有九萬明月珠其一珠光明照四十里普遍佛國
佛語頼吒和羅其園觀中有鸚鵡鸕鶿拘耆孔雀鴈鳥鴛鴦鳩那羅鳥鶡鵯鳥諸耆域鳥皆共悲鳴有種種音聲以樂德光太子常作五百味供具
爾時一切房室中有五百童男限年十六以上二十以還皆悉童男都於諸國選擇得是諸童男將入彼城悉皆巧黠無所不能皆知天下諸所作爲復將八十億童女在其城中端正姝好年十六以上限至二十皆工歌儛能令男子歡悅其所語柔輭工談言語常知應時不長亦不短不肥亦不瘦不白亦不黑口出優鉢華香身出栴檀香皆如天上玉女悉共同心皆悉圍遶德光太子鼓樂絃歌於是德光太子心念言我今自然得大怨家衆亂我清白之法我今當作無所惜之行於是太子愁憂不樂譬如有人所見拘繫心無所樂德光太子亦如是也見諸婇女妓樂意無放逸亦不以爲竒特亦不貪其城郭亦不著車乗彼具足於千歳中未曾愛色想亦不想聲香味細滑皆除諸想當專志一心念言此爲是我怨家之衆我何時出是怨家中去而得解脫爲無放逸行爾時諸婇女白王頞眞無太子不聽歌儛憂愁不樂
佛語頼吒和羅時王頞眞無與八萬小王俱往詣德光太子所悲泣淚出愁憂不樂感絕躃地侍者即共扶持王令起住爲太子說偈言
願子且觀我諸寳 子初生時自然出 誰嬈汝者今語我
吾當重罪誅罰之 今且觀是如天上 我從子意之所欲
今者太子有何乏 我能隨意令子得 視是諸欲淨好目
諸婇女俱鼓樂聲 與共娯樂除其憂 悉工鼓音常喜笑 
汝當聽是好音聲 所鼓妓樂相和悲 今正是意娯樂時 
其池水中有蓮華 園觀中有葉華實 種種妙好無亂穢 
觀是第一自在智 可以喜樂一哀我 入池中洒自恣樂 
中有蓮華青黃白 種種紅蓮光覺人 今子觀是何不樂 
鸕鶿鸚鵡拘耆鸖 拘那耆鳥哀鸞聲 諸香白蓮譬若雪 
孰聞是香不歡悅 明月講堂平等力 黃金瑠璃爲欄楯 
諸所珍寳最妙好 諸樹音聲出那術 欄楯邊施用汝故 
衆千婇女鼓輭音 亦聞玉女歌樂聲 子意何念而不悅 
今太子等爲美好 可以娯樂聽我言 父母住此目淚出 
子豈無哀愍我等 
爾時德光太子以偈答王言
彼持功德者 離諸惡見言 我已猒苦樂 不貪無利欲 
皆見於五道 生死諸人民 今當說解脫 父王聽我言 
無有觸嬈我 今吾當何說 我不貪於欲 云何樂歌儛 
一切諸愛欲 我視如怨家 塵勞諸貪愛 墮人著五道 
是諸婇女輩 無覺癡樂之 爲是諸魔事 墮落大繫縛 
諸聖賢道士 常不讚歎是 習此愛欲者 爲種因緣根 
是婇女身體 皮革如裹連 筋骨相支拄 如幻無正利 
譬若如畫瓶 中滿盛不淨 譬如在塚間 云何當樂此 
所鼓音樂聲 無有亦無受 一切樂無諦 了此爲不惑 
若習於想念 便即失一心 隨塵勞音者 譬如癡老人 
一切諸有樹 或有熾盛時 亦不可常保 或有無樂時 
其果無有常 亦不常著樹 我已了知是 豈當戲短命 
父母不可保 及兄弟妻婦 親里亦如是 臨終不自在 
一切諸所有 如草上之露 不當從其心 自恣爲放逸 
是意不可滿 譬若如大海 恩愛甚廣大 已得復重索 
衆人貪欲故 各各而懈廢 無能缺減者 譬若須彌山 
人以意爲本 身命過去疾 譬如河水流 適合便復別 
盡壞不久立 譬若如電現 貪著三界欲 則爲無智黠 
諸天來語我 無得爲放逸 爲菩薩行者 不貪諸所有 
願欲得佛道 哀念衆人民 非以婬欲行 可以致佛道 
其有愛貪欲 爲心意作奴 便爲自壞敗 不得立功德 
我終不受欲 亦不起瞋恚 如鳥墮羅網 云何得自在 
現於惡思想 爲還自縛身 意不得自在 爲無利空聚 
合爲恐懼身 譬如毒樹華 何所是人尊 謂度駛水者 
觀視諸人民 流墮惡道者 爲諍空無句 興起諸邪見 
王當知我意 欲度脫此輩 不令積慢法 疾得度無極 
覺諸睡卧者 療治於疾疫 爲除去憂患 令立歡悅跡 
欲脫三千世 縛著音響者 爲說善經義 飽滿久貧窮 
調諸不成者 拔出於惡道 施盲得眼目 令聾者得聽 
爲造解脫燈 立智慧神通 令諸三界人 得三忍平等 
爲作慈哀雨 度諸雲霧岸 爲一切衆人 現其光明燄 
便得善覺意 令脫得隂涼 爲雨諸醫藥 皆令得安隱 
念是以父王 便即坐一心 吾於一切欲 無復志願求 
但欲索佛道 用哀衆人故 於諸有貪欲 無復有志願 
孰有智黠人 樂在於是中 云何犯禁忌 令人意迷亂 
若自貪愛色 爲墮大惡道 谁行佛道者 當復爲放逸 
人皆隨水流 我當令逆泅 不可以言說 而致得佛道 
當放慈哀光 照於一切人 我不貪受欲 不縛著財物 
我今願父王 不如與衆還 我欲棄衆會 及一切郡國 
人多求可意 從是致疾病 制意不放逸 勝得億郡國 
不可在愛欲 而致得佛道 若欲得無上 安隱快樂句 
當詣大山中 在樹下而坐 習在於閑居 可得尊覺道 
佛告頼吒和羅爾時德光太子於講堂上與諸放逸者俱其心穢猒之時太子作三品行何等爲三一者住立二者經行三者坐禪棄捐睡卧具足上行已得八住
時太子夜半聞虛空中聲淨居諸天嗟歎佛功德廣普具足及歎法衆德光太子聞已衣毛爲豎即而墮淚愁憂不樂叉手以偈問諸天言
我在厄難中 諸天願哀我 今且住聽言 我欲有所問 
行在虛空中 爲歎誰功德 我聞其音聲 其心爲悲喜 
佛告頼吒和羅爾時諸天爲王太子德光說偈言
今世間有佛 太子不聞耶 佛號曰吉義 救濟兼擁護 
奉行諸善本 開化尊功德 衆僧以學問 有億那術千 
德光太子以偈問諸天言
我儻見世尊 云何知是佛 願說慈功德 欲知於正覺 
假使往見佛 當問道如何 菩薩行何法 得爲一切護 
於是諸天爲德光太子說偈言
頭髮輭妙好 英殊而右旋 其頂相威神 好譬如山巔 
眉間相光明 威曜若日出 生妙如右旋 色好白如雪 
覺意爲清淨 目爲紺青色 人中尊師子 顏色端正好 
面目常和悅 放億無量光 普遍三千國 消滅諸惡道 
佛口中牙齒 悉平等清淨 鮮潔如拘文 明如好樹光 
無亂兩二十 合爲是四十 口中舌妙好 還自覆其面 
口所說妙言 令人意歡悅 常無諸諛諂 梵音甚清淨 
佛之所講說 勝百千音樂 除寂諸狐疑 令人得利悅 
種種德無乏 善權決道義 以解黠法華 爲百千瓔珞 
其地之音聲 爲出天妓樂 譬如天音響 佛語亦如是 
眞陀羅鶡鵯 拘耆及鴛鴦 鴈鶴及鸕鶿 鳩那羅問言 
其音爲如梵 柔輭甚和悅 無諂無有短 覺了一切義 
英儒而玄絕 可諸智者意 清淨離誹謗 無有諸想願 
善施行德義 不聞作瑕穢 彼法行正覺 言功德如是 
世尊之身體 皆有種種好 手臂長出膝 七合皆爲滿 
其指纖長好 有若干妙絕 紫磨金色體 心如明月珠 
著身毛輭好 上向而右旋 齊圓而隆起 馬藏寂不現 
足下安平趾 其底有相輪 佛膝中正好 平等種種色 
經行若龍王 爲如師子歩 行時默低頭 諸根悉清淨 
若人散華者 變成爲華蓋 有增無減時 是爲佛正法 
若得利無利 勤苦與安樂 嗟歎及誹謗 其心無增減 
譬若如蓮華 不著於泥水 正師子如是 無有與等者 
       佛告頼吒和羅爾時國王太子德光聞嗟歎佛功德及法比丘僧踊躍歡喜譬如貧窮飢凍之人得伏匿寳藏其人歡喜譬如盲人得眼目若如牢獄繫囚得解脫其人歡喜王太子德光聞嗟歎佛功德及法比丘僧欣喜如是
       於是國王太子德光念言如今聞佛威神證明經法衆僧具足尊行無缺在於生死爲反邪行凡夫之士多無反復貪身自見非是正行爲居家多瑕穢習著欲者當墮苦痛放逸行者智士所離愚癡爲闇冥當於其中爲作平等燈明人意難調名色甚深六入無猒不斷諸習當遇苦毒痛痒不安恩愛爲根當杻械諸受難捨與有共合長與怨會生死難斷爲人多衆事憒閙疾病迷亂身不堅固會當歸死樂少憂多佛法爲第一安不可以塵勞之行貪欲放逸之心而得立功德行今我在愚癡之中不得一心定意不可以樂生死意與惡人會嚴治善道何況乃欲得無上正眞道我寧可從髙樓上東向自投莫使我諸家眷屬於門中作罣礙使吾不得出也
佛告頼吒和羅爾時國王太子德光向彼吉義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自投口說是言假使世尊有一切智能悉普見者今天中天當念救我於是吉義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申右臂放手光明照德光太子其光明中有自然百千葉蓮華大如車輪其蓮華出億百千光明皆普徹照於是德光太子即住此蓮華上欲往詣吉義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所遥叉手作禮三反自歸爾時吉義如來迴光還於是太子尋光去至佛所稽首佛足見世尊諸根寂定爾時德光太子以偈讚吉義如來而說頌曰
吾不久覩醫王名 今者輒得見於佛 云何立在瑕穢行
皆能致得一切法 我向者夜中半時 從諸天聞佛無想 
適聞愁憂無復樂 何所是人無放逸 其失道者示正路 
諸無眼目得等視 今願爲我現大道 慈哀療疾使信淨 
令衆貧窮得富樂 拘閉牢獄得解脫 斷吾狐疑除諸結 
唯願解說其道行 爲吾現正離外道 於闇冥中作燈明 
爲諸傷害除垢穢 願大醫王斷吾疑 願度脫我生死道 
斷絕去吾諸所受 令得超度愁憂海 及以八道入大乗 
今壽命短法今盡 多有妨廢功德行 無福之人不如願 
今吾適開願解疑 今聞導師惟決要 云何菩薩爲放逸 
能奉行佛尊妙道 度脫人民生死惱 
佛告頼吒和羅爾時吉義如來知德光太子心所念廣爲解說諸菩薩行德光太子聞彼佛所說即得無盡緫持門逮五神通即踊在虛空化作妙華以散吉義如來上
爾時頞眞無王明旦聞太子宮中婇女啼泣聲面即爲變便往到太子宮中問何故啼泣諸婇女答言德光太子不見不知所在於是王頞眞無聞太子不見即便躃地與數千衆俱而舉聲啼泣爾時城神來到其舍告王頞眞無言大王無得啼泣愁憂太子東去往見吉義如來稽首作禮跪拜承事王頞眞無聞神語聲與諸眷屬大臣及太子後宮婇女及八十四億那術百千人東出往詣吉義如來所稽首佛足却住一面
佛語頼吒和羅爾時吉義如來知國王頞眞無意即爲如應說法令一切衆皆得不退轉無上正眞道於是王太子德光白吉義佛願佛受我清淨飯食請施佛即默然受之德光太子語父母及諸眷屬今願仁者勸助城郭莊飾瓔珞以奉如來不當有貪心有所惜也應時皆同心勸助放心布施於是王太子德光及眷屬共奉吉義如來莊飾瓔珞宮殿城郭心無遺惜日作五百種味以供養佛及比丘僧爲一切比丘以赤栴檀香及七寳爲房室以摩尼爲經行處於上作珍寳交露帳幔南北各有華樹行列邊有浴池中生優鉢華其邊際清淨無垢其華有百千葉設百千座一一比丘各有是具爾時德光太子令諸比丘不憂衣服亦不想他比丘獨得衣被
彼於是億歳中未曾睡卧不念所愛不貪其身供養於佛所念無異爾時未曾有想念於欲亦無諍亂心無所害不貪於國一切無所愛惜不貪身命內外無所著於是聞佛所說法皆悉受持不重問如來初不沐浴亦不洗足亦不以香塗身不起疲猒之意亦未曾坐除其飯食左右
吉義如來般泥洹已後即爲造起赤栴檀塔寺於百千歳供養所可闍維如來處以一切天下諸華諸香擣香雜香妓樂以爲供養起九十四億塔皆用七寳珍琦之物以爲帳幔覆蓋其上各以五百億七寳蓋供養諸塔及百千妓樂一切閻浮利諸華寳樹用供養塔各然百千燈一一所然油其價百千及散一切香華如是之比具足供養億歳中然後德光太子棄家學道作沙門著三法衣常行分衞初不預世事亦不睡卧了無衣食之心具足四億歳中常惠法施未曾計有我亦不疑他人何況求供養亦無生死語爲衆說法不勸令生天上學是行已教授一切人及中宮眷屬使爲沙門
佛語頼吒和羅爾時淨居諸天心念言德光太子教授一切人皆令作沙門我等於是亦當作行供事三寳由是三寳得立而不斷絕其吉義如來般泥洹已後其法住至于六十四億歳皆是德光比丘所擁護其德光太子如是之比供養九十四億那術百千佛
佛告頼吒和羅汝知爾時國王頞眞無不答言不及佛言則無量壽如來是汝知爾時德光太子不答言不及則吾身是也爾時城神者則無怒覺如來是
佛語頼吒和羅用是故菩薩大士欲得無上正眞道最正覺者當學德光太子之行寂寞之教捐捨恩愛無放逸之行我求無上正眞道時所行勤苦精進乃如是是輩無行者貪著衣食愁思無懈用供養故自遠佛法所學無益汙亂沙門壞菩薩法恣其身口意妄造所願捨其本行貪衣被牀卧具病瘦醫藥無有慙媿之心不樂正行學無常之法不奉尊教遠離佛行於道自棄意不樂解脫行
佛語頼吒和羅以是故聞此法已當覺了之棄惡知識莫與無行者相隨棄諸貪欲佛爾時說偈言
學道貪利及飲食 即爲不樂十力行 棄捐於佛百德教 
用利供養墮他家 剛強弊惡無慙媿 自放恣墮諸貪會 
爲起塵勞墮邪行 便自說言我行德 身在閑居遊於城 
利供養故作恣行 遠於解脫空去地 以故當棄離諸有 
爲不敬佛及正法 遠離衆僧諸功德 棄捐善道墮三惡 
爲失八百諸尊行 若有聞說是經者 審淨其意常精進 
無數億劫佛難值 當用是故如法行 其說得佛大乗者 
常思念是功德句 念已審爾一心住 當得無礙安隱道 
常立賢聖習觀德 意念猒足自制心 汝等勿得捐善場 
當墮五道如癡人 習閑居止常精進 住莫自輕勿易他 
訶教己身寂其心 我本奉億佛教誡 不惜身命意質朴 
精進於法行恭敬 我故常說此言誨 行是已後道不難 
聞是若喜大乗者 不能精進不樂聽 其有智者樂此言 
後當棄惡及怨結 
佛告頼吒和羅若有菩薩行五度無極不如學是經奉行順教彼之功德百倍不及學此經者
說此經時三十那術天及人發無上正眞道意皆得立不退轉地七千比丘得無起忍漏盡意解
於是賢者頼吒和羅白佛言是經名爲何等云何奉行
佛告頼吒和羅是經名爲“離癡願行清淨”當學當持正士所樂決菩薩行具足諸義
佛說如是頼吒和羅諸天世間人民龍鬼神等皆大歡喜起前爲佛作禮而去
       佛說頼吒和羅所問德光太子經 依《乾隆大藏經》第48冊 正文8372字. 圆理一校 念青再校 隆辉三校 智渡核阅
               余好建 沐手恭书  癸巳年春月
 
 

------分隔线----------------------------
  推荐内容  
·敦煌壁画经变图中的乐舞空间
  热点内容  
·中国书法家余好建沐手恭书天台山慈恩寺《白玉
·亚洲协会香港中心开幕展 --「缘生意转:佛教
·佛教对中国书法之影响
·佛教绘画的起源
·敦煌壁画经变图中的乐舞空间
                    

网站首页 | 联系我们 | 引擎收录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 2012-2015  佛法传播  版权所有  WWW.FO365.NET 正法久住 佛日增辉 ICP备案号:浙ICP备12010607号-1

联系地址:中国·浙江·杭州市天目山西路(上和路口)金成古街  电话:0571-88691727  邮编:311121